开始搜索

  • 壮族
  • 瑶族
  • 侗族
  • 毛南族
  • 广西
  • 贵州
  • 云南
  • 金银器
  • 珐琅
  • 明代

可搜索:民族、地区、艺术载体、朝代等属性,试试看吧!

宋代纹样美学:奢华过后的极简

2759 2021-07-16 15:58:46



如果说唐朝有吞吐日月的气象,那么宋代则是把日月画在纸上,裱起来欣赏,简单、脆弱而精致。宋徽宗就是这样一个皇帝,简单、脆弱而精致。他缺乏政治家的精明干练,多了不适合在帝王身上出现的脆弱感,在行事上,他大肆铺张,生活起居用具无一不精无一不美,宋徽宗的一生就像他所钟爱的那些瓷器一样,易碎而清丽。






宋徽宗的存在是政治上的灾难,却是文化艺术上的幸事。书法上,他首创清丽的瘦金体,绘画上他开创“院体”,还多次亲自给书画院的考生出试题,比如“深山藏古寺”、“踏花归去马蹄香”等名题,宋徽宗的文学素养和美术素养在这里可见一斑。


元朝的宰相脱脱评价宋徽宗“宋徽宗诸事皆能,独不能为君耳!”,诸事皆能的宋徽宗很深地影响了整个宋代的审美方向与文化底色,他处在北宋与南宋的分界线上,他的长子是北宋最后一个皇帝,他的第九子是南宋第一个皇帝,可以说宋徽宗连接起了南北宋的文化。


陈寅恪言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。”此言不假,而宋代瓷器的巅峰又在宋徽宗官窑登峰造极,宋徽宗将玛瑙玉石入釉,以自然之物造自然之具,宋代汝窑继承了后周柴窑“雨过天晴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”的技艺,以自然之色入自然之器,宋代器物在外形上颇爱采用仿生设计,比如葵花碗、莲花碗、海棠花式盘、蟾蜍砚滴等,以自然之形纳自然之物。



蕉叶纹

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——蒋捷

蕉叶纹是以芭蕉叶图形为基础的纹饰,是常见的瓷器纹样,具有整齐有序的特点。蕉叶纹中的蕉叶一端较宽,一端较尖,并整体呈左右对称的形态。瓷器上的蕉叶纹始见于宋代,定窑、龙泉窑、景德镇窑均有大量使用。






菊花纹

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”——郑思肖


菊花纹是以菊花作为刻画对象的装饰纹样,是中国花卉纹样的重要组成部 分。菊花被誉为“花中隐士”,是高风亮节的象征,也是长寿的象征。菊花纹寓意吉祥,隽美多姿,可雅俗共赏,深受人们喜爱。





莲纹

“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” ——柳永


花纹以莲花为描绘对象,形式丰富,深受大众喜爱。莲花被赋予了美好的寓意:君子心中完美的人格,百姓心中多子的祈愿等。多元的形态与美好的寓意使得莲花纹被人们不断传承和创新,并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器物、壁画、雕塑与建筑装饰中。




孔雀纹

“谁来悲孔雀,金翠羽毛残。”——梅尧臣
孔雀纹多以较细腻的手法、丰富的层次刻画孔雀。孔雀或站立,或飞翔,造型曼妙婀娜,羽冠精神。孔雀纹多作为主体纹样,常与花卉纹样组合出现。孔雀纹早在马王堆汉墓中的一些画像石、砖上就已出现。瓷器上采用孔雀纹始见于宋代。





仿生之美

“从宋代仿植物形态的陶瓷造型上可以看得出来,宋代陶瓷仿生造型并不是照搬现实中的植物形态,而是把仿生形态跟陶瓷的功能、釉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也就是在功能满足的情况下进行的仿生处理,这种以功能为出发点的考虑,使得宋代的陶瓷仿生造型不会陷入模仿而模仿的境地,从而在仿出效果的同时,达到平淡的美学境界,使得宋代植物形态的陶瓷仿生造型跟宋代清新平淡的宋词一道,共同承担其代表宋朝平淡雅致美学风格的责任。”







缺陷之美

宋代是一个儒释道合流的时代,取三派之长而观世界。所以宋代的美学中,包含了儒家的仁,佛法的空,道法的自然。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,宋瓷以一种高级的形式发掘了缺陷之美,缺陷是自然里的自然,仁爱中的仁爱,是从虚幻到达真实的必经之路。






冰裂纹

开片本为瓷器釉面的一种自然开裂现象。开裂的原因有二:一是器物成型时坯泥沿一定方向延伸,影响了分子的排列;二是坯、釉膨胀系数不同,焙烧后冷却时釉层收缩率大。后来人们掌握了开片的规律,开片即被利用作为一种釉面装饰。隋代白瓷上的开片尚属自然开裂,还未形成人为性的装饰。






钧窑斑纹

钧窑斑纹的出现完全是偶然的,人们按一定的配方,制成某些釉料,施于制品入窑焙烧后,产生了出乎意料之外的颜色和形态,钧窑的釉色基调是青色,偶然有在青色中出现或深或浅的红色或紫色来,而这种紫色,有时像云后迸射出万道霞光,有时像万里晴空飘浮的彩云,变化无穷。人们对此现象无法解释,就称之为窑变。宋代将类似于失误的窑变转化为技术,才有了钧窑变幻万千的色彩。但由于历史原因,现存钧窑瓷器多为元明。





极简之美

大道至简,从大自然到微小的个体,从至美到缺陷,宋代美学一直在做减法。如果从宋代人的角度来看当代人,或许会觉得我们只是一群身戴千斤枷锁还沾沾自喜的怪异之人。现在所倡导的低糖低脂低排放,也是一种减法。不同的是,减到零时,当代人把它叫作极简,而宋代人把它叫作理学。





形态

宋代器物大多造型简洁流畅,以线条取胜,或是简单的几何形,或是在如盘口杯口等处添加简单的仿生设计。





色彩

宋瓷最出名的颜色当属“雨过天青”色,虽然“雨过天青云破处”的要求最早为后周世宗柴荣提出,但是宋代继承了烧制这种釉色的技法,并将其发扬光大。宋瓷常见的颜色为青白二色,但是钧窑的特殊烧制技法能够使瓷器呈现出月白、天青、天蓝、葱翠青、玫瑰紫、海棠红、胭脂红、茄色紫、丁香紫、火焰红等,但一件瓷器的主色调较为统一,色彩有逐渐晕散的感觉,艳而不乱。





宋代之美


宗白华先生在其《美学散步》中归纳了两种艺术风格 ,一 个是芙蓉出水的美,一个是错彩镂金的美。唐宋这两个相近的年代诠释了这两种完全相反的艺术风格,错彩镂金的唐朝是一副万国来朝,车马如龙的盛大画卷,宋代乍一看只是一张洁白宣纸,其实不然,纸上画的是车马去,但还有一缕炊烟。看似是空白,实则是“零”,而“零”是千千万万的开始,纹样也是如此,从无到到有,从点到线到面。宋代的素也是一种纹样,是人们最早能够感知到的纹样。

概括宋代的审美风尚,正如袁行霈先生所述:经由庄、禅哲学与理学的过滤与沉淀,宋人的审美情感已经提炼到极为纯净的程度,它所追求的不再是外在物象的气势磅礴、苍莽混灏,不再是炽热情感的发扬蹈厉、慷慨呼号,不再是艺术境界的波涛起伏、汹涌澎湃,而是对某种心灵情境精深透妙的观照,对某种情感意绪体贴入微的辨察,对某种人生况味谨慎细腻的品味。这种审美情感是宋人旷达、超然、深沉、内潜的人生态度的折光。




参考文献:

从汉唐气象到宋元境界 ——宋代美学风貌概述

“自然"艺术观在宋代陶瓷仿生造型上的体现